画中鬼

鬼之刃

(ฅ>ω

       “骗子,都是骗子!呜呜呜”鬼落首刚准备出房间就听到了萤丸的声音。“怎么了萤丸?”萤丸带着哭腔说:“我明明照着他们说的做,把蔬菜都吃掉了,也不熬夜了,可是,已经过了好久了,我一点都没长高。”听完萤丸的控诉,鬼落首已经大致猜出了个所以然,嘛现实就是这样残酷,总不能看着一个孩子的梦想破灭吧。所以,鬼落首搭着萤丸的肩膀,说“萤丸,你要知道刀是只能磨短,不能长高的。你要真想长高,只有两种方法:1重新把你锻造;2去找你的设计师为什么把你设计成这样。不过你要知道就算你矮,你还是那个MVP魔王。”萤丸听了之后不仅不哭,还更加努力的去抢MVP了。不,你们怎么能怪我呢,我这是在开导他。鬼落首对着刀子精们怨恨的目光进行解释。

        (强行灌鸡汤×1)

       “我们回来了。”是出阵的队伍回来了。“欢迎回来。”“嘛,大家今天做的都很好呢。”“弟弟丸也做的不错哦。”“虽然被阿尼甲夸很开心,但是阿尼甲!我是膝丸,不是弟弟丸!”“名字什么的都无所谓啦。对吧手丸。”“阿尼甲!”啊,啊。又开始了,这两兄弟真是……   

        再大家都多多少少受了点伤去手入时。“哪,膝丸。你是不是一直很在意髭切殿老是记不得你名字的事儿不开心?”鬼落首一边为膝丸手入,一边问。“说不开心也不是没有,我不是说兄长不好,只是应为这件事情老是困扰着我。”膝丸叹息。啊,貌似又要灌鸡汤了呢。“膝丸,不要这样想。髭切殿虽然记不住你的名字,但他依然是那个髭切殿。你最敬爱的兄长。啊,当然,你们以后晚上小声一点,吵着我了。”听到这句话,膝丸的脸立刻变得通红起来。“十分抱歉……”“没事,我都懂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 (强行灌鸡汤×2)

        渐渐地本丸里的刀剑都多多少少被鬼落首灌鸡汤后,养成了一个习惯:有烦恼就去找鬼落首谈谈。“那个,我远征的时候抓了个鸡,要煲汤吗?”真·鸡汤。

        “你们,就算是有什么烦恼也不要总来找我啊。真是……”“就是应为是您我们才能放心吧不好意思的话说出来,所以这次也请拜托了。”鬼落首手里的茶杯都快被他捏碎了。“就算是这样……你们问的东西也太离谱了吧!我只负责开导开导你们,不是心理医生。还有,问我一些少儿不宜的事的,自己不会看教程吗?还有还有,拜托你了髭切殿。你喜欢你弟弟我知道,但是天天来也太过了吧。还有歌仙你,怎么能对小夜出手。清江殿,你能不能改一改你开黄腔的习惯。数珠丸殿都被你带坏了,本丸里可是还有孩子的。还有最过分的,就是你三日月殿,鹤丸殿 。大庭广众秀恩爱,还要当场开车……”这一定是本丸有史以来最壮观的景象:刀子精们拍成一排,低着头,像做错事的孩子一样。

        “你们这样,我怎么能放心的走!”忽然说了不得了的话。“啊……之前说的话我撤回。”“撤回了也没用我们已经听见啦。”“鬼落首桑要走吗?”短刀们问到。“啊,其实你们也知道我是内测刀剑。那测完之后就要回收吗。所以……不过,你们还是有机会看到我的,只是不适用锻刀的形式。”“十分抱歉给您添这么多麻烦。”“那么就这么算了吧。”

        其实鬼落首还是有东西瞒着大家的,就是他的回收时间就是明天。















欲知后事如何,请看下集。(咕咕咕咕咕咕咕)

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 

鬼之刃

不想说什么(´・ω・`)

       “叮铃,叮铃,叮铃……”寒冷的空气中,响彻着铃声。“啊鲁金命令我出阵了,我手上的是这次出阵的人。一共六人,队长是……鬼落首切丸!╭(°A°`)╮”“唉,我是队长吗?”鬼落首不以为然。“好了,安静!接下来就是队员——今剑”“我吗?那是当然。”“胁差,笑面清江。”“看来啊鲁金是喜欢我呢。”“算了。下一个,胁差,鲶尾藤四郎。”“是。”说起来他身手确实不错。还有两个,打刀?啊鲁金啊,就包在我身上吧。“!打刀,加州清光……”“啊,说起来已经一连出了五次阵了。”因为出阵次数多而被选中,理所当然。还有一个打刀,果然啊鲁金是个吊胃口的人。“大和守安定……大和守安定……”长谷部恍如晴天霹雳一般。

         当所有刀剑都准备完毕后。“好,那我们要出发啦!地点是函馆对吧?”“喂,可不要拖别人的后腿,给我再确认一遍,不要把别人传送到别的地方去。还有……”“知道了知道了,出发吧!”“喂!”

         “就这么出发真的好吗?开始有点担心他们了。”来自咪酱的担心。“毕竟是啊鲁金的决定……”长谷部欲哭无泪。

         “哎呀哎呀,是夜战呢。你们在这里等我一下,我去办点事情。”说完还不忘卖个萌。(ฅ>ω<*ฅ)众刀剑:啊鲁金,他真的靠谱吗?五分多钟过去了……“鬼落首那小子怎么还没回来?”“不会是走丢了吧?”“嗯,极有可能。”正在大家准备动身去寻找时。“哇!”“啊!吓死我了,你去哪里……唔。”“这是我在路上买的三色团子,快点吃。”“哦,谢谢。等等,不对。你还有心情去买吃的,我们还有时间逆行军就要对付呢!”大和守安定发现不对。“你是说那些黑不溜秋的家伙吗?被我干掉了。”“什么!真的假的?”清光表示不可思议。一个大太刀的机动和侦探怎么可能这么快搞定。“我骗你们干什么?好啦任务完成啊我们走吧。”身边的队员十脸懵逼。

        “大家,我们回来啦!”(ฅ>ω<*ฅ)“什么?这么快就完成了?”长谷部表示不可思议。“嗯嗯,长谷部你可要相信我。我的机动和侦查可不是摆来看的。”正所谓不看不知道,一看吓一跳。这机动和短刀一样高,这侦查和胁差和有的一比。可以说真不愧是六花大太刀吗?在这里顺便补充一下,鬼落首切丸是一把六花大太刀。目前还在内测体验中。(嗯,这么逆天的设定,想必,获得的方式一定很不同。闭嘴吧,你知道的太多了。)

原创刀剑(鬼之刃)

#原创刀剑

#大太刀正太

#不合理的机动

#没有苏

#ooc

#cp未定

#花丸婶

好(ง •̀_•́)งlet go!

 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  “你就是我的新主人吗?太好了!一定不要让我失望,不然……啊,没什么。我叫凶刀.鬼落首切丸,请多指教。”

        “新刀?之前没见过呢。不过请多指教,我叫……”“嗯,我是政府还未时装的新刀。所以,阿鲁金是第一个召唤我的人哦。”眼前的少年,如果只是单看外表还以为是短刀,但从他背后背着的大太刀来看,他确实不是什么小角色。“不过为什么你好好的前面要加凶刀呢?”婶婶不禁疑惑起来。“啊,那是因为,我身上有诅咒啊。使用过我的人,最后脑袋都会掉下来了。而且还正好是被我砍掉的。所以我才有了这个名字。”“哎?是这样吗?”“不过啊鲁金放心。我是不会对啊鲁金动手的。”说完眼前的少年露出了一个灿烂的微笑。仔细打量这个少年,长长的黑发拖在脑后,就像黑色的瀑布。紫罗兰色的眼眸,闪闪发亮。另一只眼睛不知为什么被刘海遮住了。一身着装为武士装。主色调为深蓝色,金色修边,红色的花纹勾勒出奇异的图案,身上还缠着掺血的绷带。嗯,不错。这是婶婶的第一印象。

        “大家,有新成员来啦!赶紧准备欢迎会吧。”“就包在我们身上吧。话说新成员呢?”“就在这……诶,人呢?”另一边在喝茶的爷爷。“真是不错的茶呢。”“对呀。?哇,吓我一大跳。”“我是新来的刀剑付丧神。名为凶刀鬼落手切丸。”“很高兴认识你,我是三日月宗近。不过刚刚怎么没有听到你的脚步声呢?”“因为我走路是没有声音的呀。”好吧,说实话。要不是爷爷反应快,早就把茶给弄翻了。“啊哈哈,那还真是……”那还真是有点吓人呢。“对了,要不要坐下来喝茶?”还没等少年答应,耳边就传来了婶婶的呼唤。“原来你在这里呀!害得我找了好久。快点过来,让大家认识一下。”“好!”

        大家都被审神者召唤聚集在了一起。“不知道新伙伴会是什么样子呢?好期待啊!”“要是能给我们意外的惊吓就更好了。”“啊,啊鲁金来了。”你听到婶婶就来啦,付丧神们立刻做好,不再出半点声音。“给大家介绍这是我们的新伙伴。”“大家好,我叫凶刀.鬼落首切丸,名字的由来是因为每个使用过我的人最后脑袋都会被砍掉。而且,正好是被我砍掉。因此大家都叫我这个名字。不过,还是请大家多多指教。”现场一片沉默。什么人可以毫不在意的说出这种恐怖的话。被砍掉脑袋什么的。“啊,气氛不要这么凝重啦!都活跃起来,活跃起来。”“嗯,那个,你好。我,我叫五虎退。我真的没有击退过老虎。只是觉得老虎很可怜。”“我叫乱藤四郎,要和我一起乱舞吗?”摆脱了凝重的气氛。大家都热情的欢迎着新成员。看着大家其乐融融的样子,婶婶也安心了。“话说回来,鬼首落桑,你是大太刀吧?”“嗯。”“诶,那这样的话就和萤丸差不多了吧。”“好啦,饭准备好啦,大家快来吃吧。”来自我们温柔的咪酱的呼唤。“好——”

        “那么,我开动了。”各种美食摆满一桌,大家其乐融融,温馨和谐。就在大家带着温馨和谐的气氛中吃饭时的,忽然……“哇!鬼落首桑,不要吃!”然而已经太晚了。吃饭的时候最害怕的是什么?难道是吃着吃的就发现饭里有一条虫?不,你太肤浅了。是吃着吃着饭里只剩半条虫。而这就是咱们苦命的小正太遇到的“啊……”“鹤!丸!国!永!又是你搞的事!”说着压切长谷部就追着准备跑路的鹤球。再回到这边,鬼落首切丸盯着碗里的半条虫子若有所思。片刻后,少年拿起筷子,把剩下的半条虫子也吞了进去。…………全场一片寂静。“这是巧克力不是真正的虫子。不过还真是给我惊喜了呢。”哦,还好只是巧克力。“不过就算是真的虫子也没关系,反正我又不是没吃过。”少年,你口味好重啊。

         嬉笑打闹结束,接下来就是故事环节。为我们讲故事的,是咱们的笑面青江。刀剑们全都聚在一起,听着笑面清江讲故事。“好,好可怕,不会是真的吧?”“退,不要这样说啦,说的我都害怕了。”“嘿嘿,嘿嘿嘿嘿嘿……”“哇,这是什么声音?”“不会真的有鬼吧?”“抱歉,是我。”坐在角落里的鬼落首切丸默默的承认了。“我的笑声就是这样的,吓到你们,真是不好意思。”“不是你的错,好了,大家继续吧。”正在笑面青江要讲着下一个故事的时候,又有笑声响起了。“鬼落首桑,能别笑了吗?”“抱歉,这次不是我。”“哎!那是谁?”鬼落首慢慢的举起手,手指向了一个角落里。原本应该没有任何东西的角落,现在正趴着一只四肢畸形的不知道是什么东西的东西。“是它。”“哇!有鬼!”一众小短刀们全都坐在了一个小角落里。一期一振护着他们。其他刀们也吓得不轻,不过纷纷都举起本体的准备砍向那只鬼。笑面金江更是燃起了斗志。“等一下。他就交给我好了。”本来在一旁小角落里的鬼落首站了起来,说道。之后大家就看见鬼落首将那只鬼徒手扒了下来,还拖着那只委屈巴巴的鬼到外面狠狠教训了一番。然而最让刀子精们目瞪口呆的是,鬼落首将那只鬼交给了一黑一白,身上没有一点生气,不知何时从哪儿冒出来的人(?)之后又面无表情地回到了房间里。我操,原来这世界上真的有鬼。刀子精们的世界观刷新了。而后因为害怕又有鬼来,所以鬼故事大会没有继续。然后除了鬼落首之外。其他刀子精们没有一个是睡好的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