飞羽

刀剑乱舞(鬼之刃)

谢谢各位小可爱的支持。么么哒^3^

之前已经把设定基本讲过了,不懂的小可爱们可以翻前面。

那么废话少说,开始吧。

“我说芯片呐。你可不可以安静点?”

【您的权限还不足以强行关闭我。】

“但是你一直这样子在我脑袋里发声音,我真的很困扰呀。”

【关闭杂音……关闭杂音完成。】

“啊,世界清净多了。”

【请您尽快完成任务。】

“知道了知道了。”

“小舅舅,你在自言自语什么?”是药研。

“啊,没什么。忽然想起了一些事,有些心烦。”哎呀,差点就被发现了呢。“时间也不早了,药研快点起床吧。”

“哦。那小舅舅你也一样。”药研穿好衣服,合川斩吉光道别。

“好,差不多了该完成任务了。”川斩吉光穿戴好衣服,起身出房。

不同于粟田口派的军装,川斩吉光的衣服是黑色紧身衣,加上黑色斗篷。左肩右肩胛、黑色的手套、还穿着一双红边黑色过膝高跟。

“哦,是川斩殿。早上好!”打招呼的是加州清光。“早啊,清光殿。”川斩吉光答复道。 [这就是加州清光啊。]

【开启扫描……】

【扫描成功。】

【名称:加州清光。】

【刀派:无】

【刀种:打刀】

【生存:43】

【打击:55】

【统率:50】

【机动:51】

【动力:50】

【必杀:41】

【侦查:46】

【隐蔽:42】

【装备:2】

……

【已载入资料。】

好的,第一步算是搞定了。接下来去餐厅的话就可以一次性完成了。

“那个,清光殿。你知道餐厅怎么走吗?” “哦,这个啊,我带一起去吧。” “那就有了清光殿了。”

哎呀呀,没想到分灵居然弱到这种程度。如果说是我现在砍一刀的话大概几千个他都不够死的。算了,先收集资料。毕竟,我可不想被电。

“到了,这里就是餐厅了。川斩殿记住路了吗?” “嗯,多谢。”像加州清光道别,川斩吉光专门的走进餐厅。

【开始扫描。】

【扫描成功。】

……

哦,终于弄好了。不过还真是神奇,该说果然是因为是分灵吗,部分刀剑的性格都不一样。

“小舅舅!快点坐到这边。”您的好友乱藤四郎向你发出邀请。“小舅舅,小舅舅。位子已经帮你腾好了。”看着自己的外甥们都如此期待的看着自己bulibuli的好闪。 

遇到这种情况该怎么办呢?当然是拒绝他们呀。

“抱歉,我可能要让你们失望了。我想要先和老朋友们聚一聚。”标准式微笑。“诶?这样吗?” “好吧……”

啊,外甥们失望的样子好可爱。“噗,是骗你们的。”

刚刚还十分失望的小短刀们现在立即精神的起来。“真的吗?” “小舅舅好坏。” “小舅舅,快点快点。”

哈哈哈

一期一振看着自己的弟弟们陷入了沉思。果然我是个不称职的哥哥。画圈圈.ing

……好饿

……饿死了

“早饭的话我就不吃了,毕竟我不饿。不过陪陪外甥们也可以。”

“是应为还不习惯吗?没关系,慢慢来吧。”烛台切答道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“叮铃,叮铃……”是神乐铃,看来是有重要的事了。

“大家都到齐了吧。事发突然,但是我们现在要立即出阵。接下来公布出阵名单……”

啊,要饿死了……

“出阵的有:加州清光,山姥(mu)切国广,一期一振,笑面青江,川斩吉光。队长,药研藤四郎。”

“没想到第一次出阵就要和一期你一起呢,还有药研。”

“嗯。”

时间转换器已经调整好了。

“那么,愿君武运隆昌。”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本能寺——

“这次出阵的是本能寺呢。”川斩吉光并不惊讶。“大家,时间逆行军应该就在附近,要小心点。”药研警惕起来。“……在那里!大家,用鹤翼阵。”

“吼!”看来逆行军也发现他们了。

【发现时间逆行军,是否进入杀戮模式。】

[不用,我现在饿的很呢。]

刀剑们熟练的开始战斗,本能寺他们可没少闯所以很快就扫荡干净了。

啊,真是够了。还得忍多久。

看着逆行军还未消散的尸体,川斩吉光有些出神。

【进食时不得被发现,否则实施惩罚】

啧……

“接下来就是王点了,大家小心。”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再大家解决了最后一波逆行军时,忽然发现……

“喂,小舅舅人呢?”药研有点紧张。 “不知道。可能是刚刚战斗时分散了。” “一期尼,我们一起去找吧。其他人就暂时留在这里。” “是。”

“啊,终于……”真是的,这样真是麻烦死了。口中的血腥味还未散去,川斩吉光这样想着。

“小舅舅,你……” “我没事哦。呐,药研,一期回去吧。”说完还露出了一个淡淡的微笑。“嗯……”











药研,你说我该拿你怎么办呢?

【刀剑乱舞×阴阳师】花丸进行时~\(≧▽≦)/~

忽然想出来的脑洞,也不知道会不会把坑填完。相信各位阿爸阿妈间婶婶都希望有朝一日这两个游戏联动。没错,你们猜对了,我要写的就是这个。

接下来是设定:

#随着时代的推进,找人越来越难。时政和几个墙头都要去抢有灵力的人,可是时政实在是太穷了,所以呢,他就决定去报隔壁阴阳师的大腿。(你还真有脸去抱你忘了这么多婶婶都是被你挖过来的嘛。)#

#在不懈的不要脸的坚持下,寮办爸爸妥协了。于是时之政府开启花丸第三季。相信各位阿爸阿妈间婶婶一定很兴奋。#

#花丸第三季主要讲的是式神刀剑男士们的日常。每集都会科普一个式神。所以是要100多集吗?感觉经费在燃烧。#

#这里就要说一下逆行军了,逆行军也是会进化的嘛。现在普通刀剑男士都已经很难打败他们了。所以就出动式神啦。#

#众所周知式神,是不会暗堕的。你叫他们爸爸还来不及呢,还折磨他们,你是想去死吗?#

#面板设定是不会变的。所以想一想看,一个辅助式神的普攻都能打死好几个付丧神。啊,叫爸爸。#

#第一章决定写小小黑,之后该写什么就由你们来决定了。#

耶~\(≧▽≦)/~

(刀剑乱舞)鬼之刃

怕有小可爱看不懂,所以补一下设定(才不是在混更。)

OK?

#因为随着时代的推进,时之政府要找到有灵力的人越来越难。更何况还有许多墙头一起抢,所以时之政府就没有多去考虑人品问题。#

#随着暗堕刀剑的增加与暗堕本丸的概率增加,政府下定决心要创造出一批绝对忠诚的刀剑,且不会暗堕。#

#一般时之政府选中的刀剑男士都是有名的刀剑。这次时之政府决定用无名的刀剑,为他们注入芯片。#

#目前出场的有【川斩吉光】,【红雪左文字】,【蟒驰青江】,后续请尽情期待。#

#芯片会改变这些刀剑的思维,性格。甚至可以直接把他们改造为杀戮武器。不过如果变成没有思维的杀戮武器的话,有些事情就难办了。#

#现在这些刀剑看似很和谐,但其实他们已经不会再顾及同刀派的刀剑的存活与死亡。#

#为了让他们更有效率时之政府甚至去抱隔壁阴阳师的大腿,要到了极品御魂。这也是为什么时之政府现在这么穷。#

(刀剑乱舞)鬼之刃

         “是,是,我是川斩吉光。藤四郎们的话是我的外甥们呢……哎呀,貌似来了很不得了的地方呢。”随着樱花瓣的渐渐消散,一个人影站在了中间。

         还没等他反应过来,一群小孩子的声音便响起。“小舅舅!!!”

        “哎呀哎呀,真是好久不见了。咳咳,退!乱!厚!前田!秋田!平野!药研!鲶尾!骨喰!包丁!博多!后藤!信浓!毛利……哎?没有毛利哦……”(够了,这是我的痛楚。)还有一期和鸣狐。过来让我抱抱!”

        “虽然没怎么见过你们,但还是很开心。果然都很可爱!”川斩吉光在为粟田口的小短刀们顺毛的同时抬起头。“你们我也很久没见过了。稍微还是有点想你们的啦。”

        “嗯……”

大厅突然一片沉默。

      “这是在跟我打招呼吧?”

     

      “耶,难道不是跟我吗?

      “应该是跟我才对吧。”

      “难道……”

      “啊,这里的刀剑我几乎全认识。”还没等其他人开口,川斩就先一步说了。

      “哎!?”

      “是这样的,我和凌那小子有一段时间是一起的。啊,让我想想嗯……可能有点复杂,仔细听哦。咳咳,我是从细川家后来到了信长公手里,然后被送给了三男信孝;信孝又将我赠与北条氏;北条家灭亡后被黑田如水买下,向丰臣秀次献上;在秀次事件后,到了丰臣秀吉手上;然后作为秀吉的遗物送给了伊达政宗;忠宗在政宗死后又把我们献给了德川家光;后来家光把我们赠与儿子家纲,嗯,不过我之后就被扒手盗走了。好,就是这样,听明白了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 好,好复杂。

     

       “总之就是大家要好好相处。”

       “小舅舅,你要不要先坐下来?” “小舅舅,你渴不渴?要不要帮你倒水?” “小舅舅……” “小舅舅……”看着小短刀们对川斩吉光献殷勤,一期一振陷入入了沉默。

上一次对他这样是什么时候来着?啊,对了,是过年要红包的时候。

呵呵

        不过还好我还有药研和小叔叔……唉!?药研?小叔叔?

        “呀呀,小舅舅。鸣狐有话对你说哟。” “小舅舅……”(本体)川斩吉光摸着鸣狐的头,道:“啊,明狐真是个乖孩子。而且头发的手感也超级好!”

       “那个,小舅舅。我……我要不要帮你去收拾房间?”药研看上去,有一些害羞。“可以的哦,你先去吧。作为奖励,那个,可以哟。” “真,真的可以吗?那我这就去准备!”话音刚落,药研就以短刀最引以为傲的机动奔向了粟田口部屋。【还真是有活力呢。】看着药研的身影,川斩吉光默默的想着。

一下是一期一振的心理活动:

等等药研,小叔叔你们去哪儿?

哇,我没看错吧小叔叔居然在撒娇。

那个?那个是什么?果然我已经与弟弟有代沟了。

综合以上,一期一振得出了一个结论——我是一个不称职的哥哥!

其实一期尼,你也不用这么伤心。

所以说那个到底是什么?!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分割线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“好了药研,这里只有我和你,你不必客气。”

  

“真的?那,就开始吧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

emm…………



      “所以药研,不就是撒个娇嘛。干嘛一定要这样呢?”川斩吉光表示不解。

      “应为我在弟弟们和一期尼,小叔叔的面前都是很可靠的存在。我不想让一期尼认为我还是个小孩子。更不想破坏弟弟们心目中的形象。而且,这样也可以镇压一下某些爱搞事的刀……”

      “那为什么,在我面前就可以呢?”他在质问药研。

      “因,因为小舅舅你不一样嘛……随然我很喜欢弟弟们和一期尼。但是,那段时光都是小舅舅陪我的。所以,所以……”药研的声音越来越小。

     “那,今晚要不要一起睡啊?我不建议挤一床被子。”

      应为粟田口部屋暂时没有位置,所以川斩吉光住在了隔壁房间。嗯,还算宽敞。  

     “呐,真的可以?”药研有点犹豫。

     “骗你干什么。好了,睡吧。”川斩吉光轻轻拍着药研的头,说到。

拉灯(´・ω・`)

    【正在载入中……】

    【载入完毕。】

    【确认身份中……】

    【名称:川斩吉光】

    【种类:大太刀】

    【刀派:粟田口】

    【……】

    【确认身份完毕。】

    【今日系统任务(同刀派载入资料。)完成。】

    【明日系统任务将在零点发放。】

    【今日系统任务(其他刀派资料载入。)】

    【请尽快完成。否则施以惩罚。】

    

     ……

   

    又是平淡的一天呢。

     

     

      

川斩吉光的作息时间表(番外2)

其中内含彩蛋,自行寻找

改天把他画出来

是一个身高一米六七的小矮子大太,比17矮十厘米……(你说啥?砍了你哦!)

平常十分不正经,对美丽的事物没有什么抵抗力。

特别喜欢舔颜,是个颜控。

和笑面清江和千子村正貌似很聊得来。

关键时刻靠谱的一逼。

有着十分恐怖的心算能力。

凌晨5:00

起床

凌晨5:10

搭理易容

凌晨5:20

去三日月那里喝茶,顺便舔颜。

凌晨5:30

自己一个人晨运。

早晨6:00

叫醒鸣狐和一期一振。

早晨6:30

带着鸣狐和一期一振一起去晨运。

早上7:00

晨运结束,顺便叫醒自己的外甥。

早上7:20

检查外甥们有没有穿好衣服,顺便摸个大腿。

早上7:30

到餐厅去吃早饭。

早上8:00

吃好早饭,和外甥们目送远征的一期一振和鸣狐,看着外甥们玩。

上午10:00

带着外甥们一起出阵。

上午11:00

出阵结束,返回本丸。

中午12:00

让外甥们自己去玩,有时候也会加入。

下午1:00

和外甥们一起迎接远征部队。

下午1:30

来到笑面青江的房间中和笑面清江一起八卦。

下午1:50

趁着数珠丸还在和山伏国广一起修行的时候偷翻他的小黄本。

下午2:00

和三日月继续喝茶。

下午2:10

小息一会儿。

下午3:00

和外甥们一起吃点下午茶。

下午4:00

今天又轮到他买菜了。(每次轮到他买菜总是只赚不亏。)

晚上6:00

吃晚饭。

晚上7:00

和外甥们一起搓澡。

晚上8:00

跟外甥们讲故事。

晚上9:00

哄外甥们睡觉,包括一期一振和鸣狐。

晚上22:00

坐在房檐上。

凌晨(不定。)

看日出。





日出真的很美,对吧?希望这一切过的慢一点。算了,毕竟是分灵,失去了也没关系。算了,不说了,继续看日出吧。





番外 红雪的烦恼

设定:

是一个细胳膊细腿的怪力正太

头发长到不行

然后你会发现,不管有风没风,总是飘逸着

不科学的头发……

并不是不高兴也是会笑的

头发是白色到红色的渐变色

无意识的毒舌

今天手入室的刀剑也是满的……

(´・ω・`)

1.自从连续折断的17支筷子后

烛台切给自己定制了一把筷子

貌似是钛合金的




2.鹤丸至今仍然在手术室躺着

本人说自己已经对扳手腕有了阴影




3.小夜准备去探望一下自己负伤的兄长




4.一只蚊子引发的血案

事后粟田口们的小短刀貌似对红雪生出一种敬畏之心

话说要不要先去看一看一期殿?




5.不管看上去多年轻,老年人就是老年人

看着一堆闪到腰的刀剑们红雪默默地想




6.自从从万屋回来后宗三再也无法直视红雪

“宗三尼,脚还好吗?”

……




7.自从红雪提出帮数珠丸梳头

大家就在没见过数珠丸




8.最近婶婶发现加速符不够了

鬼之刃

(´・ω・`)






给主人和各位的一封信:

        在说正事之前,我希望大家能原谅我的不辞而别。在凌晨的时候时之政府已经催我了。所以我只能草草的把这封信留在我的桌上。大家应该都知道我是政府的新刀。我可以被主人召唤出来完全是因为正好选中的主人来测试我。不过大家不要担心,大约半个月后我就会正式实装了。和大家在一起的这段日子我很开心,当然,因为我是六花大太刀,所以获取的方式不会这么简单。也可能要稍微晚点跟大家见面了。

        政府因为我是六花大太刀,所以特地给我创造了一个区域。名曰“大江山的鬼之刃”大家山应该听说过的吧?就是那个传说中的大江山。当然,那里面不可能会有真正的酒吞童子和茨木童子。和获取毛利藤四郎和博多藤四郎的方法不一样,大家要在不停的往上爬的同时击退时间逆行军和山上的妖怪。我会在第50层等大家的。顺带一提,我是第50层的boss。为了可以和大家快点见面,我可是特意放了水。一定要好好看详细攻略哦。

        活动开放的时间是在每个星期的周六周日的逢魔之时。

       不过就算是我放水了我也不会这么容易地就被打败。所以大家一定要好好的练级哦!

       sp:一定要带关东煮过来,万一凉了就不好吃了。

还有我会想大家的。哎呀,差点忘了写了。之后大家会迎来两位神秘的嘉宾哦!特别是粟田口和青江。尽情期待吧!(ฅ>ω<*ฅ)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鬼落首切丸

       


…………




这是大家在读完这封信后的心情。







       “这可真是吓到我了……喂喂长谷部你不会是眼花了吧?鬼落首他说什么50层的大boss居然是他?”鹤球式惊讶。


       “天呐,看来接下来得日子不好过了。”来自加州清光的绝望。


       “什么?什么神秘嘉宾,粟田口,是新弟弟吗?”关注错重点的17尼。


       “这个世界充满了悲伤……”貌似并没有什么不对。江雪,你真相了。


        大多数刀子已经表现出了绝望的神情。呵呵,放水,想多了。每次被他拖去手合不是打到重伤。放水,不存在的。


        “大家都打起精神来,为了阿鲁金,即使是碎刀,在所不辞。”主命长谷部。

 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 不等多时又有两封信来到了他们的面前。至于这两封信是怎么送到的嘛,当然是一条蛇叼过来的。等等,为什么我要说当然?不管了,快点读读下面这两封信吧。

       






给亲爱的外甥们。

       看到这封信不要太激动哦,是我,你们的小舅舅。那如果没听说过,我也不要紧。因为我不是很有名,不过没关系,只要知道我是你们的小舅舅就可以了。当然啦,是粟田口家的小舅舅。

       小舅舅来了呦,有没有很期待?先告诉你们我是一柄大太刀。当然不是吉光所打造的我是被吉光所重煅的。一期,外甥们过的还好吗?你们过的怎么样呢?你们不用立刻回复我。如果这样回复我的话,一定要让外甥们一个写一句话给我哦。当然,在附加上你们的照片就更好了,我想看看你们现在的状态。我会很快时装的。不过至于我长什么样子,只要先保密啊。希望你快点与你们相见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川斩吉光

这封信是一期读完的,读完之后一期有一些失望,毕竟不是滴滴嘛,不过小舅舅的话还是令人期待的。好啦,来看看第二封信吧。

       






给亲爱的兄长大人:

        兄长大人们过得还好吗?我很快就要时装了。很期待与你们的会面。看到那条送信过来的蛇吗?记住不要伤到它,如果已经死了也不要紧,把它埋了吧,记住为它上香。

        我其实有很多话,希望和兄长们说,但我觉得还是当面说比较好,所以就到此为止了。希望快点与兄长们相见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莽驰青江

      


        “哎呀呀,看来是我们可爱的兄弟呢,对吧数珠丸?”

        “嗯”

        喂喂喂,别当我没有看到你在樱吹雪。没想到你是这样的数珠丸。@( ̄- ̄)@


给兄长们:

       红雪左文字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红雪左文字

       

等等,说好的两封呢?(这个太短了,不算)短短的一句话已经让不高兴一家高兴得樱吹雪了。







   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


鬼之刃

(ฅ>ω

       “骗子,都是骗子!呜呜呜”鬼落首刚准备出房间就听到了萤丸的声音。“怎么了萤丸?”萤丸带着哭腔说:“我明明照着他们说的做,把蔬菜都吃掉了,也不熬夜了,可是,已经过了好久了,我一点都没长高。”听完萤丸的控诉,鬼落首已经大致猜出了个所以然,嘛现实就是这样残酷,总不能看着一个孩子的梦想破灭吧。所以,鬼落首搭着萤丸的肩膀,说“萤丸,你要知道刀是只能磨短,不能长高的。你要真想长高,只有两种方法:1重新把你锻造;2去找你的设计师为什么把你设计成这样。不过你要知道就算你矮,你还是那个MVP魔王。”萤丸听了之后不仅不哭,还更加努力的去抢MVP了。不,你们怎么能怪我呢,我这是在开导他。鬼落首对着刀子精们怨恨的目光进行解释。

        (强行灌鸡汤×1)

       “我们回来了。”是出阵的队伍回来了。“欢迎回来。”“嘛,大家今天做的都很好呢。”“弟弟丸也做的不错哦。”“虽然被阿尼甲夸很开心,但是阿尼甲!我是膝丸,不是弟弟丸!”“名字什么的都无所谓啦。对吧手丸。”“阿尼甲!”啊,啊。又开始了,这两兄弟真是……   

        再大家都多多少少受了点伤去手入时。“哪,膝丸。你是不是一直很在意髭切殿老是记不得你名字的事儿不开心?”鬼落首一边为膝丸手入,一边问。“说不开心也不是没有,我不是说兄长不好,只是应为这件事情老是困扰着我。”膝丸叹息。啊,貌似又要灌鸡汤了呢。“膝丸,不要这样想。髭切殿虽然记不住你的名字,但他依然是那个髭切殿。你最敬爱的兄长。啊,当然,你们以后晚上小声一点,吵着我了。”听到这句话,膝丸的脸立刻变得通红起来。“十分抱歉……”“没事,我都懂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 (强行灌鸡汤×2)

        渐渐地本丸里的刀剑都多多少少被鬼落首灌鸡汤后,养成了一个习惯:有烦恼就去找鬼落首谈谈。“那个,我远征的时候抓了个鸡,要煲汤吗?”真·鸡汤。

        “你们,就算是有什么烦恼也不要总来找我啊。真是……”“就是应为是您我们才能放心吧不好意思的话说出来,所以这次也请拜托了。”鬼落首手里的茶杯都快被他捏碎了。“就算是这样……你们问的东西也太离谱了吧!我只负责开导开导你们,不是心理医生。还有,问我一些少儿不宜的事的,自己不会看教程吗?还有还有,拜托你了髭切殿。你喜欢你弟弟我知道,但是天天来也太过了吧。还有歌仙你,怎么能对小夜出手。清江殿,你能不能改一改你开黄腔的习惯。数珠丸殿都被你带坏了,本丸里可是还有孩子的。还有最过分的,就是你三日月殿,鹤丸殿 。大庭广众秀恩爱,还要当场开车……”这一定是本丸有史以来最壮观的景象:刀子精们拍成一排,低着头,像做错事的孩子一样。

        “你们这样,我怎么能放心的走!”忽然说了不得了的话。“啊……之前说的话我撤回。”“撤回了也没用我们已经听见啦。”“鬼落首桑要走吗?”短刀们问到。“啊,其实你们也知道我是内测刀剑。那测完之后就要回收吗。所以……不过,你们还是有机会看到我的,只是不适用锻刀的形式。”“十分抱歉给您添这么多麻烦。”“那么就这么算了吧。”

        其实鬼落首还是有东西瞒着大家的,就是他的回收时间就是明天。















欲知后事如何,请看下集。(咕咕咕咕咕咕咕)

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 

鬼之刃

不想说什么(´・ω・`)

       “叮铃,叮铃,叮铃……”寒冷的空气中,响彻着铃声。“啊鲁金命令我出阵了,我手上的是这次出阵的人。一共六人,队长是……鬼落首切丸!╭(°A°`)╮”“唉,我是队长吗?”鬼落首不以为然。“好了,安静!接下来就是队员——今剑”“我吗?那是当然。”“胁差,笑面清江。”“看来啊鲁金是喜欢我呢。”“算了。下一个,胁差,鲶尾藤四郎。”“是。”说起来他身手确实不错。还有两个,打刀?啊鲁金啊,就包在我身上吧。“!打刀,加州清光……”“啊,说起来已经一连出了五次阵了。”因为出阵次数多而被选中,理所当然。还有一个打刀,果然啊鲁金是个吊胃口的人。“大和守安定……大和守安定……”长谷部恍如晴天霹雳一般。

         当所有刀剑都准备完毕后。“好,那我们要出发啦!地点是函馆对吧?”“喂,可不要拖别人的后腿,给我再确认一遍,不要把别人传送到别的地方去。还有……”“知道了知道了,出发吧!”“喂!”

         “就这么出发真的好吗?开始有点担心他们了。”来自咪酱的担心。“毕竟是啊鲁金的决定……”长谷部欲哭无泪。

         “哎呀哎呀,是夜战呢。你们在这里等我一下,我去办点事情。”说完还不忘卖个萌。(ฅ>ω<*ฅ)众刀剑:啊鲁金,他真的靠谱吗?五分多钟过去了……“鬼落首那小子怎么还没回来?”“不会是走丢了吧?”“嗯,极有可能。”正在大家准备动身去寻找时。“哇!”“啊!吓死我了,你去哪里……唔。”“这是我在路上买的三色团子,快点吃。”“哦,谢谢。等等,不对。你还有心情去买吃的,我们还有时间逆行军就要对付呢!”大和守安定发现不对。“你是说那些黑不溜秋的家伙吗?被我干掉了。”“什么!真的假的?”清光表示不可思议。一个大太刀的机动和侦探怎么可能这么快搞定。“我骗你们干什么?好啦任务完成啊我们走吧。”身边的队员十脸懵逼。

        “大家,我们回来啦!”(ฅ>ω<*ฅ)“什么?这么快就完成了?”长谷部表示不可思议。“嗯嗯,长谷部你可要相信我。我的机动和侦查可不是摆来看的。”正所谓不看不知道,一看吓一跳。这机动和短刀一样高,这侦查和胁差和有的一比。可以说真不愧是六花大太刀吗?在这里顺便补充一下,鬼落首切丸是一把六花大太刀。目前还在内测体验中。(嗯,这么逆天的设定,想必,获得的方式一定很不同。闭嘴吧,你知道的太多了。)

原创刀剑(鬼之刃)

#原创刀剑

#大太刀正太

#不合理的机动

#没有苏

#ooc

#cp未定

#花丸婶

好(ง •̀_•́)งlet go!

 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  “你就是我的新主人吗?太好了!一定不要让我失望,不然……啊,没什么。我叫凶刀.鬼落首切丸,请多指教。”

        “新刀?之前没见过呢。不过请多指教,我叫……”“嗯,我是政府还未时装的新刀。所以,阿鲁金是第一个召唤我的人哦。”眼前的少年,如果只是单看外表还以为是短刀,但从他背后背着的大太刀来看,他确实不是什么小角色。“不过为什么你好好的前面要加凶刀呢?”婶婶不禁疑惑起来。“啊,那是因为,我身上有诅咒啊。使用过我的人,最后脑袋都会掉下来了。而且还正好是被我砍掉的。所以我才有了这个名字。”“哎?是这样吗?”“不过啊鲁金放心。我是不会对啊鲁金动手的。”说完眼前的少年露出了一个灿烂的微笑。仔细打量这个少年,长长的黑发拖在脑后,就像黑色的瀑布。紫罗兰色的眼眸,闪闪发亮。另一只眼睛不知为什么被刘海遮住了。一身着装为武士装。主色调为深蓝色,金色修边,红色的花纹勾勒出奇异的图案,身上还缠着掺血的绷带。嗯,不错。这是婶婶的第一印象。

        “大家,有新成员来啦!赶紧准备欢迎会吧。”“就包在我们身上吧。话说新成员呢?”“就在这……诶,人呢?”另一边在喝茶的爷爷。“真是不错的茶呢。”“对呀。?哇,吓我一大跳。”“我是新来的刀剑付丧神。名为凶刀鬼落手切丸。”“很高兴认识你,我是三日月宗近。不过刚刚怎么没有听到你的脚步声呢?”“因为我走路是没有声音的呀。”好吧,说实话。要不是爷爷反应快,早就把茶给弄翻了。“啊哈哈,那还真是……”那还真是有点吓人呢。“对了,要不要坐下来喝茶?”还没等少年答应,耳边就传来了婶婶的呼唤。“原来你在这里呀!害得我找了好久。快点过来,让大家认识一下。”“好!”

        大家都被审神者召唤聚集在了一起。“不知道新伙伴会是什么样子呢?好期待啊!”“要是能给我们意外的惊吓就更好了。”“啊,啊鲁金来了。”你听到婶婶就来啦,付丧神们立刻做好,不再出半点声音。“给大家介绍这是我们的新伙伴。”“大家好,我叫凶刀.鬼落首切丸,名字的由来是因为每个使用过我的人最后脑袋都会被砍掉。而且,正好是被我砍掉。因此大家都叫我这个名字。不过,还是请大家多多指教。”现场一片沉默。什么人可以毫不在意的说出这种恐怖的话。被砍掉脑袋什么的。“啊,气氛不要这么凝重啦!都活跃起来,活跃起来。”“嗯,那个,你好。我,我叫五虎退。我真的没有击退过老虎。只是觉得老虎很可怜。”“我叫乱藤四郎,要和我一起乱舞吗?”摆脱了凝重的气氛。大家都热情的欢迎着新成员。看着大家其乐融融的样子,婶婶也安心了。“话说回来,鬼首落桑,你是大太刀吧?”“嗯。”“诶,那这样的话就和萤丸差不多了吧。”“好啦,饭准备好啦,大家快来吃吧。”来自我们温柔的咪酱的呼唤。“好——”

        “那么,我开动了。”各种美食摆满一桌,大家其乐融融,温馨和谐。就在大家带着温馨和谐的气氛中吃饭时的,忽然……“哇!鬼落首桑,不要吃!”然而已经太晚了。吃饭的时候最害怕的是什么?难道是吃着吃的就发现饭里有一条虫?不,你太肤浅了。是吃着吃着饭里只剩半条虫。而这就是咱们苦命的小正太遇到的“啊……”“鹤!丸!国!永!又是你搞的事!”说着压切长谷部就追着准备跑路的鹤球。再回到这边,鬼落首切丸盯着碗里的半条虫子若有所思。片刻后,少年拿起筷子,把剩下的半条虫子也吞了进去。…………全场一片寂静。“这是巧克力不是真正的虫子。不过还真是给我惊喜了呢。”哦,还好只是巧克力。“不过就算是真的虫子也没关系,反正我又不是没吃过。”少年,你口味好重啊。

         嬉笑打闹结束,接下来就是故事环节。为我们讲故事的,是咱们的笑面青江。刀剑们全都聚在一起,听着笑面清江讲故事。“好,好可怕,不会是真的吧?”“退,不要这样说啦,说的我都害怕了。”“嘿嘿,嘿嘿嘿嘿嘿……”“哇,这是什么声音?”“不会真的有鬼吧?”“抱歉,是我。”坐在角落里的鬼落首切丸默默的承认了。“我的笑声就是这样的,吓到你们,真是不好意思。”“不是你的错,好了,大家继续吧。”正在笑面青江要讲着下一个故事的时候,又有笑声响起了。“鬼落首桑,能别笑了吗?”“抱歉,这次不是我。”“哎!那是谁?”鬼落首慢慢的举起手,手指向了一个角落里。原本应该没有任何东西的角落,现在正趴着一只四肢畸形的不知道是什么东西的东西。“是它。”“哇!有鬼!”一众小短刀们全都坐在了一个小角落里。一期一振护着他们。其他刀们也吓得不轻,不过纷纷都举起本体的准备砍向那只鬼。笑面金江更是燃起了斗志。“等一下。他就交给我好了。”本来在一旁小角落里的鬼落首站了起来,说道。之后大家就看见鬼落首将那只鬼徒手扒了下来,还拖着那只委屈巴巴的鬼到外面狠狠教训了一番。然而最让刀子精们目瞪口呆的是,鬼落首将那只鬼交给了一黑一白,身上没有一点生气,不知何时从哪儿冒出来的人(?)之后又面无表情地回到了房间里。我操,原来这世界上真的有鬼。刀子精们的世界观刷新了。而后因为害怕又有鬼来,所以鬼故事大会没有继续。然后除了鬼落首之外。其他刀子精们没有一个是睡好的。